云何在 - 64.已替换 他在虫族目瞪口呆的日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宋远曾经是一只极其单细胞的虫, 他向来懒得去想太多的是非,但是今天的事情真的有些奇怪。

    事情发生在尤利尔带着奥菲斯兽下船之后, 他将星舰上的东西收拾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

    虽然精神体不完整的状态下他无法使用异次元空间, 但是使用制作好的储物用具却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由于储物器具出产较少, 但是因为使用时比自己的空间消耗的能量要小,即使是雌虫也很是喜欢,所以这种东西的配额往往并不能随便拿到。

    这一颗是宋远在堡垒参加完检测筛选之后,才得到的,这几天终于运用的不错了。

    而且, 实际上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星舰里的东西家里都有,他只是忍不住想试一下而已。

    然而等他最后一个从星舰上下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尤利尔跟自己抚育院院长交谈甚欢的样子,说真的他有些不明白,自家雌子跟比他年长上百岁的老院长有什么好聊的。

    宋远撇了撇嘴,敛了敛神, 因为第一次使用储物容器过于兴奋,以至于他有些控制不住, 现在精神耗费过度, 整个虫都没什么精神。

    在跟着他们坐上了老院长的飞行器后,宋远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因为飞行器的路线更明显是他们回家的路线, 宋远想了想, 他的确在搬离寝室的时候填过现住址, 但是他回来的时候却并没有通知这位老院长。

    宋远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他们,尤利尔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只能压抑下心中的猜疑,他不愿意怀疑他,这位老院长,在宋远最为无助时,扶了他一把。

    可是等到三虫到家之后,宋远却发现,这位老雌虫一点告辞的的意向都没有。

    他跟着他们走进了屋子,放松的换了衣服鞋子,比许久未归的宋远还要熟悉的样子。

    宋远此时已经是满头雾水,尤利尔坐在塔达尔身边,有些紧张但绝对没有攻击意愿的样子,宋远有些莫名其妙,他想了想,倒了两杯水,看了看位置,坐到了他们两个对面。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有些怀疑的说。

    尤利尔冷着脸,看了看他,没说什么,塔达尔却眨了眨眼,笑嘻嘻的把头凑到了尤利尔旁边,有些意味深长的对着宋远挑了挑眉毛。

    一张满是褶子却依旧看得出年轻时眉目深邃,一张表情紧绷但是眼神坚定面容坚毅。

    他们的轮廓如此相像,气质却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摆在了宋远面前,他恐怕一辈子都不回去想这种可能性。

    宋远有些呆住了,“你们两个……”

    良久,尤利尔站起身,深深地吸了口气,看向宋远道“这是我的雌父,塔达尔。”

    宋远确实愣了愣,但是很快便放松了下来。

    他有些释然的笑了笑说“所以每次我说见家长你总是欲言又止,就是这个原因?”

    尤利尔没说什么,院长塔达尔倒是抖了抖胡子,接话道“他欲言又止的原因可不仅仅是因为我。”

    说着,他看了看抿着嘴的尤利尔道,“我以为你们已经说开了。”

    尤利尔拿着杯子的手顿了顿,看了看宋远,没说话。

    老院长摸了摸他的胡子,“你们还是好好说说吧,过几天抚育院开学典礼,我得回学校准备了。”

    尤利尔点了点头,跟宋远一起将他送到门口。

    等两虫回到客厅之后,宋远在老虫面前一直维持的笑脸也有些绷不住了,他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尤利尔,问道

    “说真的,尤利尔,我明白你需要隐私,很多事情需要保密,但是我真的不太明白,为什么你连你的父亲是我的院长都不愿意告诉我呢?”他叹了口气道。

    尤利尔原本按照标准坐姿放在膝盖上的手指蜷了蜷,良久之后,他拿起水杯,喝了口水道

    “因为有件事,我一直骗了你。”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宋远不由得坐直了身子,“你说吧。”

    “你知道……雄虫的适配者名单不止有星网基因筛选的虫选,事实上,如果是雄虫与雌虫共同之间有些关系亲近的,比较信任的中间虫,那么是可以请他直接将名字加到名单上的。”

    宋远眨了眨眼,没说话,只是示意尤利尔继续。

    他成长了很多,雌虫有些失落,他现在已经不能向以前那样,一眼看穿雄虫的所思所想,也无猜测宋远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只能握了握拳,继续道

    “其实按照星网的排列规则,无论是因为年龄还是因为我与你父亲们的关系,我都不可能出现在那张名单上。”

    说到这里,尤利尔仿佛卸下了一个包袱,重重的松了口气。

    宋远想了想,问道

    “意思就是你其实是院长介绍给我的?怪不得我说他当时跟我说最好从名单里找一个,原来如此。”

    尤利尔有些尴尬的眨了眨眼“其实,也不止这些,你知道我雄父在议会工作吗?”

    见宋远点了点头,雌虫深吸一口气,飞快的说道“其实当时雌父的申请已经被驳回了,但是……审核的是我雄父,所以……”

    “所以你就索性瞒了我这么久?说真的,尤利尔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无论如何,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了不是吗?。”

    尤利尔抬头看了他一眼,“其实,我瞒着你的不止这一件事。”

    宋远“……”

    “我知道,但是你这时候说什么意思……”他有些无语的看了看一脸耿直的雌子,半晌道“能说的话就一起说了吧,说真的这种感觉可不舒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