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何在 - 62.咸鱼的六十一天 他在虫族目瞪口呆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虫族的身体结构决定了我们根本不可能用自己的身体, 去吞噬其他的什么生命,从来没有过这种事情, ”

    尤利尔有些气愤的说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什么都不付出就想获得强大的力量?怎么可能。”

    尤利尔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星网反馈回的图片, 指着用特殊仪器拍出的照片对宋远说道,

    “那些幼虫通过他们的口腔直接进入了颅腔,星网反馈的图片很清楚,他的整个大脑与生活在里面的异虫已经融为了一体,或者说, 是异虫在慢慢的融合他们, 毕竟以宁塔为例,他的家族里可从来没有带有足勾的形态。”

    尤利尔讥讽的说。

    “这种转变缓慢无声, 逐渐的将被寄生的雄虫转化成异虫,甚至母树不注意都无法发现,何况他们的信息素在一般虫子的角度上根本没有问题。”

    “那也就是说是因为我的精神力特性导致我对信息素的感知频率不对,所以才能够闻得到这种气味?”宋远有些疑惑的问道, 然后他低头凑到尤利尔耳畔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然后带着点笑意道“也没有啊, 香的很。”

    尤利尔有些无奈的推开了他在自己颈肩拱来拱去的头, 终于有些放松的摇了摇头,笑了出来。

    他抱住自家雄主, 蹭了蹭他的脸颊, 道“我没事了。”

    “是吗?”宋远再次亲了亲尤利尔耳边小小的触角, “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另一件事”

    宋远眯起了眼睛,有些不悦的问道“他到底为什么,会对你有这么深的执念,甚至不惜冒着暴露的危险,也要实施一个称得上荒谬的计划,而且……”他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当时宁塔的那种神经质,索性道“而且他当时跟个发情的跳蚤一样,又抽风又欠揍。”

    尤利尔对他的比喻不发表意见,只是抿了抿嘴,眉目敛住里面隐藏的愤怒与疯狂,冷漠的回答道

    “除了他对于我的精神力能量积聚比较感兴趣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崽崽。”

    “精神力体相当于在肢体的延伸,这种东西并不是靠掠夺就能得到的,异虫打算通过吸收崽崽的生命力,在体外凝聚一个精神力体的假象。”

    “而且,他的计划里,根本忘记了作为一个中将,我就是杀了你,也依旧不会成为所谓的奴隶,虫族根本就没有这种惩罚,他这种想法恐怕是已经跟他脑子里的异虫混合了。”

    宋远听完后抿了抿嘴,没说什么。

    尤利尔看了看他,想了想,将关于雄子特殊种族的原因隐去不提,按照母树说的,蝶族的后裔往往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异虫到底是想吸收虫卵还是寄生崽崽还未可知。

    在了解雄子发生异常的原因之后,宋远突然想起了堡垒自查的时候,查出来的那个不对劲的雄子,他问向尤利尔的时候,一向坦荡的雌子第一次有些言辞闪烁。

    “看来你很清楚他这样的原因?我的雌君,怪不得他一直盯着我不放,我可听说那个雄子至今未婚呢!”

    尤利尔看着一脸假装凶狠的雄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那个雄子……确实曾经追求过他。

    但是感情是双方面的,他没接受,这件事也就就此揭过,谁能想到那只雄子在这种时候选择了异虫呢,联合他将宋远带回的时间,实在是不难想象什么因为吃醋愤而投敌的狗血故事。

    尤利尔很确定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表达,眼看着自己的雄主怒火逐渐开始真正的高涨起来,他别了别触角,一口亲了上去。

    宋远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最后无奈的回应了他。

    相濡以沫,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解做唇齿相依。

    宋远有些不正经的想。

    “只有你,”一吻结束,尤利尔伏在她耳边,低低的道,“我只有你。”

    “这话你说过不止一遍了,但是,尤利尔,我相信你。”宋远说着,起身,亲了亲还坐着的雌子的发顶,走向了厨房。

    “所以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知道身后的雌虫又跟了上来,宋远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

    自从尤利尔确诊,宋远接手厨房到现在,每日的三餐都是由雄子负责,这也让他的厨艺飞速进步,从一开始的刚能入口,到现在不说出神入化,但是口味的把握上已经不亚于尤利尔。

    不过每一次感受到虫族食材难以言喻的坚硬难处理的时候,他都会默默的庆幸自己觉醒的精神体。

    想想当初连把菜刀都拿不起来的日子,宋远每次想起来都会叹口气。

    等他将食材准备好,拿起刀开始处理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尤利尔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宋远疑惑的回头看了过去。

    身形高大,肩宽腰细是宋远对他家雌君身材的完美概括,作为一个长年累月驻守边疆的战士,尤利尔身上总是带有一股微带血腥的煞气,这些与他冷峻的面容配合在一起,让虫总是有一种不由自主的畏惧的感觉。

    然而这样的一个雌虫,此刻却靠在门上,手机捧着一杯颜色略粉嫩的热水杯,里面还在习习的冒着热气,这样居家的形象很容易的就冲淡了他身上的距离感。

    何况这只雌虫此刻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副放空的样子,宋远放下刀,凑了过去,越看越觉得自家雌子此刻有些呆萌。

    “想什么呢?”宋远对着他的鼻子轻轻啃了一口。

    尤利尔受惊一样退了两步,看他的样子,逗的雄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怕什么。”他说。

    “没有,”尤利尔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抿了抿嘴,“你突然过来,我没准备好,就有些受惊。”

    宋远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有种委屈撒娇的意味,他忍不住张开手,抱住高大的雌子,亲了亲刚刚咬过的地方

    说来他刚刚根本没有用力,亲的这两下都比刚刚猛。

    尤利尔眨了眨眼睛,回吻了他一口,然后注视着他的眼睛,无机质的眼镜微微泛着柔软,他微笑着开口道

    “你如果再不去处理,泽儿兽肉就要氧化了。”

    而一腔温情蜜意还未出口的宋远“……”

    “我这就去。”

    他走回料理台前,拿起斩刀,“嘭”的一声,将颜色发绿,肉质坚韧,却极易氧化的兽肉剁成了两半。

    “回到主星后……我想,带你去见见我父亲。”

    尤利尔在他背后,难得的有些犹豫的说。

    “那好啊,”宋远将肉斩成薄片,撒上酱料,放入烤箱后,转身对他说到“你刚刚在想这个?”

    “恩。”尤利尔眨了眨眼,举起杯子,喝了口水,道“而且这次回去,你还要去参加你们抚育院的开学典礼。”

    正在清洗蔬菜的宋远动作顿了顿,“是啊,竟然才过去三个多月”他有些感慨的说,“按照我们当时的计划,现在应该刚刚度完蜜月?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

    “你喜欢这些吗?”尤利尔摩挲这杯柄道。

    “除了异虫……都挺喜欢的,”说到这里,宋远突然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一脸震惊的向尤利尔道“我们是不是忘了谁?”

    “谁?”尤利尔看着他突然的动作,有些疑惑道。

    “奥菲斯兽!”宋远叹了口气,看着他,“我们把那个家伙忘在堡垒营区里了!”

    尤利尔拿着杯子的手僵硬了一瞬,他掩饰一般的喝了口水,道“额……他应该很喜欢堡垒吧,毕竟那里有他的族人?”

    “可是他不是说他离开他的聚集地的原因是因为崽崽?”宋远无力的反问道,“而且按照我们的计划,这次回去,不是要等崽崽生下来再回堡垒?”

    他与尤利尔对视了一眼,呲了呲牙,想了想,很快安慰自己道“没关系,我们有魏垣,他动作快,回头让他将奥菲斯兽待会来就行了。”

    看雄子转身回去收拾食物了,尤利尔又喝了口水,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虽然雌虫身体强健,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是一个孕夫啊,这种事情,不如放手交给雄子好了。

    尤利尔冷着一张高等军官的禁欲脸,一本正经的坐到了沙发上,打开了他的智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