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何在 - 60.咸鱼的五十九天 他在虫族目瞪口呆的日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这是战后第一起出现的疑似雄虫寄生事件, 甚至这一次,部分议会成员也参与其中, 这让本来就复杂的局面, 变得更加诡谲。

    因为堡垒主要承担作战任务,并没有能够用于刑讯的特定设备, 在军医对他们进行基本的体质检测后,尤利尔与魏垣跟主星部分议员进行了商议,分批送走了那些行为诡异的虫子,然后不顾宋远的担忧,取消了自己的假期, 然后在堡垒内部, 开始了加强的训练。

    连宋远都没有逃过被拖着加训的命运。

    “战争之后,那些异虫肯定在暗中寄生了不少雄虫, 按照那几个议员的表现,恐怕主星议会里也少不了他们的存在,我们必须开始准备了。”

    宋远同意他的看法,但是想到尤利尔已经将近两个月的身孕, 再对比虫族等到四个月就可以送到孕育仓的虫蛋,他总是不自觉将尤利尔与蓝星五个月的孕妇对比, 因此, 就算他的雌君孕期迹象并不明显,他也是悬着一颗心。

    然而这次并没有什么用, 大敌当前, 尤利尔无视了他的抗议, 直接进入战备状态。

    按照他的说法,本来雌虫怀个崽崽就没什么问题,之前之所以注意,也只是为了配合宋远,免得他担忧而已。

    小题大做的宋远“……”

    “行吧。”

    毕竟他也很清楚尤利尔,雌子对崽崽同样的重视,而且他自己的身体,想必尤利尔自己更加清楚,宋远索性不再干扰他。

    而这段时间,尤利尔除了制定堡垒集体训练的项目,还有就是在锻炼与宋远两虫的战斗协作。

    尤利尔很是重视宋远对虫族气息敏感的精神力特性,他之前的计划是给宋远进行关于不同种类,等级的异虫血液分辨训练,但是因为时间因素,被迫放弃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宋远辨认并记住出每一支异虫队伍里的最高长官的味道。

    毕竟异虫军队与虫族的不同,虫族除了个体实力等因素之外,并不十分看中虫子的完全态的种族,异虫相反,他们的等级制度决定了每一场战役,一定会有女王亲卫虫进行指挥,这种虫子,往往来自数量比较稀少的那几个特定的种族。

    擒贼先擒王,如果能够在开战后直接抓住指挥者,战斗也就基本胜利了一半。

    宋远能够明白尤利尔此举的意义,同时,他也完成了这项计划。

    但是完成这一训练后的宋远怎么想都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等辨认完血液的味道,宋远便开始站尤利尔原形态的背上,一边给他指血液所在方向,一边配合尤利尔的动作,练习自己越发熟练的精神攻击技术。

    雌虫巨大的精神力能量积累在这种时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因为对他们自己来说,精神力只是强悍的肉体力量的附赠品,很少有雌虫能够单独做得到有效的精神攻击手段,但是对他们背上的雄虫来说,却可以通过精神链接来吸收雌虫战斗过程中增长的精神力,变成己身的战斗力,同时也可以进行精神梳理,平复暴动,降低雌子因为战斗中精神力暴涨而引发的精神力不稳的危险,延长两方共同作战的时长,这也是有伴侣的虫子们作战的优势之一。

    而在一次次的练习中,这种优势体现的淋漓尽致。

    然而沉浸在精神体搏杀的宋远,一边保持站在雌虫脊背上的平衡,同时还要确定训练用的血液位置,突然闻到了一股奇特的刺鼻臭味。

    这种味道,与刚刚辩识的一种异虫血液气味极其相似,但是比实验用的要浓烈的多。

    宋远垂了垂眼睛,突然伏下身子,抓住尤利尔的副翼,不顾雌虫仍在模拟战场中翻滚,大声的喊到

    “尤利尔,西南方有异虫入侵!”

    宋远膝下巨大的雌虫猛地翻身,飞到空中,向着整个营地发出了作战警戒的指令。

    然后巨大的黑色甲虫载着宋远,带着几个小队的军雌,向着雄子所感觉到的,营地的南方飞了过去。

    风凌厉的划过耳边,宋远不自觉的开始屏住了呼吸,尤利尔承载体极其敏感,察觉到之后,安抚的用副翼拍了拍他,速度却是丝毫不慢。

    目的地是堡垒的一个囚室,等他们到达之后,直直的对上了目标虫,那是十几个与完全态的虫族形态极其相似的异虫,他们似乎也在惊讶于虫族的到来,看着他们有些丰富的表情,尤利尔都有一瞬间有些怀疑宋远的判断是否正确。

    因为虫族战士里也确实有因为特殊情况只能保持完全态的。

    “然而他们的种类与基本特征与那几个虫子并不相同,我可以肯定他们在此之前没有出现在堡垒里。”负责整个堡垒后勤的谢利尔少将说道。

    他虽然面相憨厚,但是实际上他的终于属于少见的蝉族,这是一个与拥有预知性的蝶族相并列的特殊种族,以智慧博闻注明。

    何况这么多年的共事,谢利尔鲜少出现过纰漏,大家相信他的能力。

    何况与此同时,他们也发现这几只虫子虽然长的与虫族无异,但是完全形态的嘶叫并不能被在场的虫族理解,这代表对面的是异虫无疑了,尤利尔率先展开了攻击,在后面跟着他过来的几队军雌默契的跟上。

    在所有跟来的虫子里,奥帕跟图塔尔这一对的表现着实称得上奇特。

    这两只虫子的完全形态与精神体有些超出宋远的预料。

    图塔尔的完全态完全没有他本虫那么嚣张,而是一只在军雌中体型中等的飞虫,动作灵敏攻击力不强。

    而一直不声不响的奥帕却截然相反,他的精神体却是一根相当可怕的毒藤,狰狞可怕的外表与他本虫温文尔雅的样子截然相反,而且按照宋远目测,那毒藤应该是还有腐蚀特性的,毕竟被他勒晕过去的几只异虫已经是满身灼伤的痕迹,时不时后腿抽动一下,看的宋远都有些同情他们。

    入侵的异虫数量不多,实力也只能说一般,宋远在尤利尔故意侧身给他让出一个角度后,挥起他的精神力锤头敲晕了最后一个入侵者。

    巨大的黑色雌虫慢慢落地,在宋远检查确定周围应该没有其他的异虫之后,他才重新化作人形。

    “堡垒没有发出警告。”尤利尔皱着眉头道,“这不应该。”

    “没什么不应该的,我也没有任何感觉。”奥帕收起他的精神体,从图塔尔背上跳了下来,看着他们两个道,“如果不是我们的仪器跟我的精神感知一起失灵了,那只有一个解释,”

    “这群家伙有了能够屏蔽气味的药剂。”在他身后化身的图塔尔替他补充道。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因此有些紧张,虫族对于异虫血液气味极其敏感,所以如果异虫靠的过近,他们可以轻易地发现对方的伪装。

    但是这次的事情,也确实给他们敲了一个警钟,因为这几个虫子身上,根本没有能够确认身份的信息素存在。

    异虫的血流了一地,但是却依旧没有任何可以辨别他们身份的信息素逸出。

    在场的虫子们看向已经被迷晕过去的,几个看管囚室的雌虫。

    这次如果不是宋远正巧发现,恐怕他们就要得逞了。

    想的更远一点的虫族也在担忧,在此之前,到底多少次这些没有信息素的虫子进入营地,他们又都做了些什么。

    一旁目睹这一切的的后勤官谢利尔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中将,我想我们需要对堡垒中的虫子们进行一次仔细的筛查,”这位一脸憨厚朴实的后勤官眯起了眼睛,“我们有很多战士在战争中受伤,他们中的很多虫在此之后依旧选择留在堡垒,其中不乏失去第二形态的,活着失去信息素的,我想还是再次进行一次体检比较妥当。”

    尤利尔皱着眉毛,看了看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在留下了几位军雌清扫战场之后,大多数虫子们都回到了原来的岗位,这次因为宋远发现的及时,并没有让他们得逞,但是这些异虫到来的目的,方式,都需要查证。

    而跟来的大多数是靠近尤利尔训练场的几个小队,其中不乏他的亲信。

    尤利尔想了想,示意奥帕三虫与几个宋远很是眼熟的军官跟他一起离开,宋远也站在了中间。

    等他们到达会议室后,得到尤利尔临时通知的几只虫子已经里面等着了。

    “我将与宋远过几日前往主星。”尤利尔最近几天一直紧皱着眉头,眉心已经有了轻微的凹痕,他揉了揉额头,有些深沉的看着坐着的诸虫,道

    “我走之后,你们继续按照我之前布置的任务进行,训练不可懈怠,随时做好正式开战的准备。”

    谢利尔等虫点了点头,见他们没有疑义,尤利尔接着说到,“在我离开之前,还有几件事要做”

    尤利尔站了起来,看着他们,“我们不仅仅需要对现在形态问题存在疑虑的虫子们进行体检,而且所有居住在堡垒的虫子,都必须进行一次严格的,不容错误的审查。”

    “堡垒是我们抵挡异虫的第一道防线,这里,绝不容许出现任何意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