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涩 - 分卷阅读9 论男神如何在古代正确上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论男神如何在古代正确上位 作者:醇涩

    分卷阅读9

    。”

    男子:“是。”

    就说,公子怎么可能放过那小子。明目张胆的偷听还当公子是傻的呢。

    沈涵:“退下吧。”

    屋内除了沈涵再无他人。

    另一边,回来吃了一顿排头领了罚的原氏暗卫暗戳戳的等着沈涵睡觉,他们要一个个的去记脸。不然下次沈公子再来这么一招,或者搞个更像的人,他们就不止领罚这么简单了。

    而得知沈涵要洗澡,还要小二去送水的原木,让人把在厨房烧水的小二叫过来。

    小二偷偷摸摸的跑到原木的房里,小声:“主子,你找我?”

    原木整个人都隐在黑暗中,小二看不清表情,只听到原木一如往常平淡的声音:“他叫你送热水?”

    小二:“是。”

    原木不说话,小二却觉得浑身都被扎了一般,脑子一动补充道:“沈公子让送到净房,然后去敲门就行了。”就算沈涵没说他也得送到净房去,不然原木得灭了他。

    见原木气势稍减,小二松了口气,又听原木阴深深道:“如果你看到……”

    小二泪,忙道:“小的蒙着眼去!”再傻他现在也知道主子是个什么意思了!

    原木不做声了。

    过了一会儿,小二正要问他可不可以下去了的时候,原木道:“记得调好水温,冷了热了就去领罚吧。”

    小二:“……是。”

    还能给条活路吗!他今天已经领过一次了!

    原木冷哼:“下去吧,快给他送过去。”

    小二:“是。”

    一路抹着冷汗,小二赶忙回了厨房,准备把烧好的水送过去。不久,睡在楼上的掌故听到楼下的惨叫声。

    “为什么水干了!又要烧一锅!还给不给活路了!”

    掌柜翻了个身,嘴里嘀咕:“原来刚刚的动静是这个。”

    沈涵总感觉角落里的一堆衣服把整个房间弄得都是脂粉味,皱了皱眉。外间小丫头睡的正香,他不准备叫起来,正想着要不要叫个暗卫来扔衣服,便听见敲门声。

    沈涵:“谁。”

    小二略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沈公子,热水已经送到净房了。旁边的桶子是冷水,您要是觉得烫了加点。桌子上的水壶是热水,您要是觉得冷了也可以加点。”反正也被拆穿了,小二毫不犹豫的改了称呼。

    说起来,这也是小二灵机一动想出的法子,这下既不会烫了他,也不会冷了他,他不要太机智。

    对于小二微抖的声音,沈涵只当他是冷的。这里昼夜温差大,现在又是十月天,也没有在意,只觉这小二来的正好。

    小二就等着沈涵一句话下来他赶紧撤呢,结果听到了恶魔的召唤。

    “你进来下。”

    小二:“……沈公子可还是有什么吩咐?”

    沈涵:“你先进来。”

    小二:“公子我那边还有事呢。”

    沈涵:“没事,就一会儿。”

    小二默了默,暗暗道自己进去就低头,什么也不看就没事了。这样想着,小二推开房门,低着头过了外间,站在内间门口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沈涵:“把那堆东西拿出去,扔了。”

    小二默,那堆是哪堆,这不抬头是不行了。小二横了横心,抬头看了沈涵一眼,尔后迅速循着沈涵的手望向‘那堆东西’。

    这好像是沈公子晚上出去的时候穿的衣服……

    衣服在地上,沈公子身上穿的是什么……

    不管他看没看到,如果主子知道了,他惨了……

    那些暗卫在吗,不在主子就不会知道了……

    等等,在也没关系,全都看了,谁敢告诉主子……

    沈涵见小二看着那堆衣服半响没动静,脸上一会儿默然一会儿悲愤欲绝,奇道:“怎么了?”

    不就是件衣服吗,怎么一副要死人的模样?

    小二吸了吸鼻子,一溜烟跑到衣服旁边,抱起衣服,说了句:“公子,我帮您把衣服扔了。”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沈涵眨巴眨巴眼,心下纳闷。不就是让他烧了桶水又送过来么,有必要这么怕他么?

    跑出去的小二并没有马上把衣服扔掉,而是抱着衣服左飘右飘,找到一个暗卫,一字一顿道:“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尽管是暗卫,他们还是很理智的,“主子不问,我们就不说。”

    小二算是跟暗卫达成了共识,点了点头,一溜烟的跑了。他要先把这堆衣服处理了,一点痕迹都不能留。

    为什么暗卫如此配合?

    因为沈涵穿着中衣就出来了……

    在古人眼里,穿中衣跟裸奔差不多了。暗卫们心下一阵哀嚎,沈公子你要不要这么豪放!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对此,沈家的暗卫表示:我们家公子小时候还只穿了一条裤子在河里游泳呢,这算什么。

    拿着换洗的衣服,沈涵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总算觉得身上的脂粉味去了,这才爬上了床。

    睡前,沈涵想起不久前听到的话,心里暗沉。

    离寿宴还两天时间,这最后两天若那两人说的不错,会出不少乱子。以防万一,他需要做些准备。虽说不需要掌控全局,但也不能在事情沾上身的时候才知道急。

    不过,那些是明天的事,容他先睡一觉。赶了许久的车,一到这还忙这忙那的,让安逸了许久的沈涵颇觉劳累。

    至于那老庄主……

    沈涵心下叹息,但凡有一丝可能,他也不介意想办法去救那老庄主一命。但……罢了,明日想办法去看看。想到这,沈涵对那专门贩卖害人物品的盛莎楼更是厌恶的很,为了钱,他们还真是什么都卖。

    沈涵这边闭眼睡的正香,那边本想着沈涵睡着了他们来记记脸。但见过了沈涵的‘豪放’之举后,暗卫们颇显纠结……

    要是这位沈公子,他不穿衣服睡觉,他们该怎么办?这种人他们也不是没看到过,但那些人主子从来不会说看都不准看。同样是男人,暗卫们真的搞不懂看一眼怎么了,不都长得一样么。

    原木坐在窗边,望着那边黑漆漆的正屋,久久不动。

    分卷阅读9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