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涩 - 分卷阅读8 论男神如何在古代正确上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论男神如何在古代正确上位 作者:醇涩

    分卷阅读8

    些迷蒙,却确实是沈涵无误。青笋眉眼抬也不抬一下,显然早已知道,恭敬应下。尔后人影一闪,只那车帘还微微的晃动,车里却是没了人影。城门再一次落入静寂,与热闹的东街截然相反。

    沈涵跟青笋在这,那刚刚进春兰园的‘沈涵’又是谁?

    春兰园某处厢房,女子的轻吟不停传出,让人听了便浮想联翩。但若有人这时候进来,会发现事情完全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衣装整洁的女子独自躺在床上,不停地摇摆身体,大床随着她的动作吱呀响个不停。女子面色绯红,眼中含媚,口中溢出轻吟,神色却十分委屈,几欲落泪。

    房里唯一的少年却是穿的的严严实实的,坐在房里唯一的圆木桌旁,对桌上白瓷瓶里的酒别说动了,看都不曾看一眼。少年面上肃穆,与沈涵有些相像的眼却是圆瞪着,一点儿也不脸红的盯着女子的动作。

    床上的红玉心里极是委屈。早先妈妈来打招呼,说是她今夜被人订下了,要她好好服侍一位年轻的少爷。因旁日里素有艳名,红玉平日也带着些小自傲,偏生来客吃她这一套,倒是让她红了起来。

    她本想着,妈妈既然说了是小少爷,那想来涉世不深,想从他身上弄些银钱。若是好看的话,她也不介意用些手段,让那少爷迷上自己,把自己娶了回去。

    哪知道,进来的这位少年,年轻时年轻,模样也不错,但确实浑身带着戾气。她想着这么一位客官,她可不敢再多做些什么,收起了小心思,把这位客官服侍的妥妥帖帖的过了这一日,哪知道他提出的要求却是……

    少年心里也是苦闷的很,公子怎么偏偏叫上了他,他对这里一点兴趣都没有。好在哥哥给他支了一招,不然他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公子让他收集情报或者杀人放火他都没问题,可这逛妓院,还得让外面的人以为他……

    对于春兰园的这些事,一路向着青山城城外不远处的灵剑山庄奔去的沈涵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会派那位少年去。没办法,就他的身量跟他想象,其他人个个都是高大挺拔之资。他虚岁都才16,身高能高到哪里去。

    沈涵一路挑了阴暗处掠过,加上他卓越的轻功,虚无缥缈,就算这么晚有路人经过,也只当是树影沙沙,并不会在意太多。

    一路奔至灵剑山庄,沈涵抬头看了看月亮,躲着月光,绕着樯走了一段路,尔后静立在原地,屏息不语。

    过了一会儿,沈涵悄无声息的跳上房顶,尔后向着一个方向奔去。一路上时不时的停下绕开巡逻的护卫,很是顺利的到了东侧院的正屋房顶,悄悄的潜伏下来,凝神细听。

    屋子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什么声音。沈涵也不急,暗卫的消息来源可靠,不会蒙骗他。

    果然,过了一刻钟还是半个时辰,下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尔后传出两人的交谈声。

    “怎么样?”声音浑厚,语气却是带着些阴狠,让沈涵听着很是不舒服。

    “我明明看到他进了青山城,却是没见影子。”这位听其说话,显得很是儒雅,语气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 沈家说了一定会来人?”

    “说了。本来我也是疑惑沈家怎么会这么容易答应,沈府又一向不透露一点消息出来。若不是我的人见了沈家的马车出行,我也不敢保证。”

    “可知是谁?是那两位吗?”

    “应当不是,那两位向来不喜马车,就算是要来,也不会坐马车来。”儒雅男子顿了顿,道,“而且,那马车跟那位的风格,实在是……”

    沈涵默,知道对方说的是他娘。他娘长的艳丽,风格艳丽,马车也艳丽的很。这一点,他倒是不否认。

    这儒雅男子语落不久,便听另一位似乎松了口气般,道:“早先说了不要请沈家,你非说要递个帖子。若真是那两位来了,咱们就得另寻计划了。”

    “你给全武林都发了帖子,偏偏不给名望颇高的沈家递,你觉得别人不会怀疑吗?再说了,就算他们来了又怎样,现在事已成定局……”

    后面的话声音很轻,沈涵却是脸色一变,眼里带着怒气。待两人说完散场后,沈涵飘出灵剑山庄,落在一片林子里。

    沈涵站在那,眼光晦涩的看了看眼前这个院子,才转身往回赶。

    那人最后的话声音很是细微,这次若不是他不放心亲自来,恐怕还不一定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灵剑山庄庄主寿宴,看来果如他所想,要另起波折。就是不知道城中那些人,有哪些是他们请过来的了。

    第6章 玉佩

    虽然最后沈涵在一个时辰内回来,一双眼弯弯似平常一般在笑,青笋却敏锐的感觉到自家公子心情不好。青笋默声不语的驾着马车去了春兰园,不管怎么样,样子要做足。

    待马车回了院子时,夜色已深,明月高悬。沈涵进了院子,转头去看西厢房,西厢房门窗紧闭,没有半丝光线,想来其间主人已然睡了。

    踏进了正屋,偏头便见小丫头睡在外间的床榻上,盖着被子。沈涵抬眼望去,确定窗户紧闭后,便放心的进了内室。让小丫头睡里间必定不肯,总不能让她跟青墨青笋两个男子去睡吧。

    “公子。”

    黑色劲衣男子跪落在地,唤了声公子便低头不语。

    沈涵嫌弃的脱了身上带着脂粉气的衣裳,扔到角落里去,嘴上道:“说。”

    男子将青墨与原木的表现说了一番,沈涵的注意力却在那玉佩上。

    “玉佩?”

    男子:“是。”

    沈涵:“想办法拿到样子,实在不行记下回来跟我口述。注意下玉佩上是否有字。”

    男子:“是。”

    沈涵顿了顿,若真是他想的那块,要有字这些人不靠近原木也是看不见的,又道:“算了,字你们别管,把样式告诉我。”

    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他大概能猜到一些事情了。

    男子:“……是。”

    沈涵:“去看看青墨睡了没,没睡让他帮我弄些热水来。”这一身脂粉味简直受不了,脱了衣服还能闻到一些。

    男子并没有马上退下,又等了一会。果然,沈涵又道:“如果睡了就叫青笋去找那小二,给我弄热水。青笋要是累了就你去,吓唬吓唬那小子

    分卷阅读8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