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涩 - 分卷阅读7 论男神如何在古代正确上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论男神如何在古代正确上位 作者:醇涩

    分卷阅读7

    不知道她听进去多少,却是心下叹息。这个时代尊卑观念很强,民众对每个阶层的人也分得很清楚。沈涵很清楚,虽然有些不适应,但他没有想过要去改变。

    他一个人,扭转不了整个世界的观念,他也只能让身边的人快乐一些。

    沈涵:“兰芳,你先回去吧。给她送些那些女子的资料,不要多久以前的,就那个春兰园今日的花魁吧。”后面的话是与跟随着的暗卫说的。并不需要回应,沈涵知道自会有人领命而去。

    兰芳起身,低头,恭敬的行礼,声音哽咽:“是。”转身往回走。

    沈涵看着兰芳略带倔强的背影,道:“兰芳,虽说在这世上,有不少人会像你方才那般。但是,我不希望我的兰芳会变成那样的人。”

    兰芳顿了顿,却是转过身来,满目泪水的跪下,道:“公子,兰芳知错。”

    沈涵见兰芳似乎想通了些,又看了看兰芳已经肿起来的双眼,心下一软,道:“你先下去休息吧。”

    青笋瞧着气氛不对,早已经闭了嘴,静静的站着。不久,青墨出来,并没有询问为何兰芳哭着回去。

    沈涵看了看,让青笋去架了马车来,却是低头与青墨细声说了些什么。青墨点点头,沈涵便没在说了。

    过了一会儿,青笋驾着马车过来。

    沈涵上了车,道:“去东街。”

    第5章 探听

    待马车出了视线,青墨才转身,向相反的方向离开,并未回头看一眼。

    一时寂静。

    不久之后,方才安静无人的酒家里,从房梁上跳下一人。借着烛光看去,正是白天颇显殷勤的小二。

    小二眨巴眨巴嘴,嘴里嘀咕:“这沈公子倒是心善,不过还不是去了那春兰园。我一片好心,倒是让那小姑娘受委屈了。”

    一边这么说着,脚步不停的进了厨房。 又过了一会儿,小二端着一碗汤出来,向着后面的院子走去。

    行至西厢房,小二望了望,没有看到那小丫头。敲了敲门,客气道:“客官,送汤了。”

    “进来。”

    小二轻轻把门推开,尔后转身往外边看了看,把门小心的关好。

    原木坐在窗边,目光却是望着正屋那边。

    小二小心翼翼的把碗放在桌上,一点声音也没发出,尔后在原木身前跪下,道:“主子。”

    原木并未转头,而是道:“说。”

    小二便开始轻声说了起来,细声听去,却是方才在门口发生的事。小二一句不落的复述完后,静静的跪着等着吩咐。

    小二说完,原木并没有马上开口,而是静了静,似乎想了些什么,道:“你说,他走前把青墨留下了?”

    小二以为原木没有听清,又把沈涵的话复述了一边,又道:“青墨往另一个方向走了。”原木收回视线,手上摆弄着一枚小巧精致的玉佩,玉佩常年被人把玩,显得很是圆润。隔近了看,可以看到玉佩上小小的刻了一个秦字。

    原木低头把玩了一会儿,才道:“下去领罚吧。”

    小二一愣,尔后低声道:“是。”

    原木没有去看他,小二心里的疑惑不需要他去解释,他也没必要解释。在小二退至门口时,如叹息般:“进来吧。”

    小二一惊,尔后闪身的挡在了原木身前,眼睛不停的在四周打量。

    门吱呀一声打开来,背着月光,走进一个人影来。因为原木并没有点上蜡烛,此刻屋内一片灰暗,仅有的光亮就是窗边与那打开的门前了。

    小二眼神死死盯着那身量瘦小的人影,准备一有动静就扑上去。那人进房后,转了个身,面对着这边。半边脸打上月光,加上小二的夜视能力,看清这人正是方才主子提起的青墨。

    一瞬间,小二想明白了许多。是他托大了。

    他自以为万无一失,实际上都被人跟到主子这里了。不免脸色有些苍白……

    青墨瞪着小二,似乎能透过小二那薄薄的身躯瞪道他身后的原木。若不是沈涵让他非必要不要起冲突,他现在首先揍残了那个偷听公子说话的小子。青墨从来都不会去想,沈涵让他就这么过来,会不会死。

    他的命是公子的,不说沈涵不会没想到这些,就说沈涵真让他死,他也能送上把刀给沈涵求死。沈涵不愿意沾血,他也乐意自裁。

    沈涵放着暗卫不用,让青墨来偷听,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找人偷听我的,那我也让人来偷听你。他本来就没想过青墨能瞒住原木,早先便看出原木武艺不错,他都看不出破绽来。

    相较之下,青墨虽说武艺不错,但没有学过屏息之法,哪里瞒得过原木。他故意不派暗卫而是派他,就是堂而皇之的告诉原木:你的人我已经发现了,你瞒不了我。

    原木看了眼青墨,似无奈道:“给你家公子带句话,我没有旁的意思,只是这青山城最近鱼龙混杂,派些人保护他罢了。”

    青墨表情不变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信没信。原木也不在意他信不信,青墨算得上是沈涵身边的第一忠臣,前世在沈涵死后数次刺杀于他,最后惨死……

    原木不准备动他,只挥了挥手,让两人退下。

    青墨走之前,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想动公子,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原木愣了愣,随后眯眼,挡住了眼里的锋锐。 看在他忠心为主的份上,他且容忍他这一回。

    另一边,沈涵让青笋将车停在春兰园门口不远处,将青笋叫进车内。过了不久,青笋出了马车,站在马车旁边低头候着,沈涵随之掀开车帘,下了车。

    见沈涵步履轻盈的进了春兰园,被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迎了进去,青笋驾着车离开了。

    周围偶有见着这一幕的人并不奇怪,有的人还意味深长的笑笑,道是春兰园又要有一位夜不归宿的少爷了。

    青笋驾着马车,却不是回酒家,而是向着城外去了。没过多久,马车在北城门停下,青笋轻巧的跳下车辕,站在一旁低头等候。

    正在这时,车帘却是被一双素手掀了起来,一个蒙着黑布的脸露了出来。细看去,那双桃花眼却是眼熟的很。

    “你在这等着,一个时辰我没回来就把车架到春兰园,我自会回去。”

    这声音虽隔着布有

    分卷阅读7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