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涩 - 分卷阅读6 论男神如何在古代正确上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论男神如何在古代正确上位 作者:醇涩

    分卷阅读6

    并没有他厌恶的菜,便没有再说,也不矫情,提著开始吃了起来。

    一时之间,室内很是安静,只听见筷子碰着瓷盘的声音。古人讲究食不言寝不语,沈涵与这位原木原公子也没什么话好说,安静吃菜反倒少了不少尴尬。

    原木坐在一旁,时不时的夹些菜,却是隐晦的打量着沈涵的动作。动作优雅,斯文条理,与印象当中一般无二……再去看沈涵所夹的菜,本想着看他更加喜爱什么,却见沈涵每样菜都夹了几筷子,并没有特别的喜欢吃什么。

    原木眼光晦涩,这是防着他,还是本身就不挑食?

    “原公子?”

    原木若无其事的挑眉,面带疑惑的望着沈涵。

    沈涵见他抬头,脸上带着疑惑,心下闪过什么,却未表现出来。方才感觉有人在看自己,可是这室内除了他就是原木,那些暗卫的视线他早已习惯。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对方毫无异样,难道是他错觉了?

    摇了摇头,拿了一边的公筷,夹了一筷子笋片放进原木的碗里,道:“原公子,夹不到可以站起来夹,无须客气。”

    也是见他一直只夹面前的菜,找了个理由罢了。却不知道,原木在见了他的动作后,低头吃饭的一瞬间,眼里亮的惊人。

    尔后,沈涵见原木似乎吃的颇香,筷子频频伸向那盘笋片,心下感叹,这原木看上去颇具威严,道却是不拘小节之人。而且好像还挺喜欢吃笋片?看来他方才无意间还帮了对方一把。

    原木除了幼年时期,颠沛流离时,已经很少会吃这些做法简单清淡的食物了。

    早年,他什么都吃过了,好不容易度过了苦日子,倒是养成了对吃食要求颇高的习惯,非精做之食不肯下咽。每每看见那些食物,会让他想起当初的日子。那时候,这些清淡小菜都算得上是难得之物。

    当初,沈涵第一次看他用食,曾暗地里皱眉。那时候他是怎么想的呢?呵,不提也罢。 其实,这些清淡之食也别有风味,是他自己有心结,样样都要好的。

    沈涵并没有吃很多,晚上吃完饭后不久就要安寝,不适合多吃。虽然今天晚上他有些事要做,但想来不会多花多少体力。

    见沈涵停了筷子,原木同时停了下来。沈涵分神去看,见原木碗里并没有剩菜,桌上的菜也吃的差不多了,想来也是吃完了,便冲外间道:“青墨。”

    他吃饭不喜欢有人干看着,所以青墨等人并不会在近身服侍。

    音落,青墨垂手进来,恭敬的行了礼,口里称道:“公子。”

    沈涵:“叫人把盘子撤了,准备准备,我们等会出去。”

    尔后转头问原木:“原公子,我晚间准备去逛逛夜市,可要同去?”心下却是嘀咕,千万别答应,不然他还要找理由躲开。

    许是听到了沈涵的心声,原木似乎想了想,婉拒了。

    “我还有事。”

    沈涵点头,起步便出了门。

    兰芳在前面酒家门口等着,见了沈涵,笑嘻嘻的。沈涵见了兰芳整日都带着笑容,看着也是讨喜,道:“怎么了,一会儿不见又找到好玩的事了?”

    兰芳笑嘻嘻的上前,行礼,道:“公子,我们去东街玩玩吧。”

    沈涵笑:“哦?你打听到什么好吃的了?”

    兰芳转了转眼珠子,俏皮道:“不对,公子你再猜。”

    青笋在一旁拆她的台:“方才小二哥见我跟兰芳姐姐站在这等公子,便跟我们闲聊了几句。”

    沈涵面上带笑,心里却是嘀咕,这小二是不是太殷勤了些。

    兰芳撇了青笋一眼,翻了个白眼,尔后高兴道:“公子我们去东街吧。”

    沈涵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问道:“你先说,你打听到什么了?”

    兰芳却是愣了愣,支吾半响,道:“反正很热闹吧,大概。”

    沈涵一看就知道有情况,不去看兰芳,看向一边的青笋。

    青笋很是听话的开口:“说是什么春兰园的什么花魁什么的。公子对不起,我没记住。”虽说说的有些不清不楚,但沈涵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

    沈涵拍拍青笋的脑袋瓜子,道:“没事,这东西你不用记。”青笋有些懵懂的点点头。沈涵对青笋的听话很满意,这孩子还小,他不希望他带坏了他。

    转头却是眯眯眼看着兰芳,不似方才的平和。沈涵那双眼,不笑也像笑的模样,生气的时候却自有一番威仪。

    兰芳见沈涵有些生气,心下慌张不知何故,就要跪下。沈涵并不拦,并未看她,而是道:“你想去看?”

    兰芳小声:“是。”

    沈涵:“是看热闹,还是好奇,还是想开开心心玩。”

    兰芳安静了一会,老实道:“是看热闹,也是好奇,也想开开心心的玩。”

    沈涵看了看低头的兰芳,叹气:“兰芳,我对你好不好。”

    兰芳小声:“公子对兰芳比任何人都好。”

    沈涵跨步出门,看着渐渐挂起的明月,道:“那公子对你好,为什么你却不懂事。”

    兰芳速尔抬头,看着沈涵愣住,似是不明白沈涵为什么这么说。沈涵背对着她,并没有回头。兰芳低头,过了一会儿,隐隐有了啜泣之声。

    沈涵叹息,隐隐带着些失望。兰芳听了,哭的声音大了些。

    沈涵知道,身处这个世界,妓院这东西就带着一种必然性。兰芳心性还小,自然会对这些未知的事感到好奇。但兰芳,身世也比府里其他丫鬟要凄苦些。兰芳是被捡回来的,听说,刚捡回来时,兰芳瘦瘦小小的,根本分不清男女来。

    沈涵一直觉得,经受过苦难的孩子,比常人更加成熟,这也是他为什么选兰芳的原因。可是……

    沈涵暗道自己操之过急,低声:“兰芳,那……地方的女子,并不像你表面上看上去那般美好。虽不说大部分都是身世凄苦之人,也有被人拐卖进了花楼,终身逃脱不得,以卖笑为生。兰芳,你同为女子,为何不先想想,如果你是她们……”

    沈涵顿了顿,知道自己打的比方不大对,这个时代很少有这样带入的说法,却还是接着道:“在如此艰难的活下去的时候,还要被同为女子的他人当作乐子一般,心里该多凄苦?”

    兰芳低着头,不言不语。沈涵

    分卷阅读6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